论坛银行

三大宽带营运商的战斗炮火已经打响!

作者:蒋卫东 2016-05-05 13:49 阅读:1
距离工信部2015年3月1日开放宽带市场,已有一年有余。从最初的风起云涌,摩拳擦掌,到最近的平淡无奇,似乎一切又重新回归了平静。
  看起来热热闹闹发放了百余张牌照,实际来来往往不过还是那几张老面孔。由于门槛过高,国家真正希望大量纳入的民资并没有成功洗白,大多仍在通过牌照租赁授权等灰色方式野蛮生长。拿到牌照的不作为,想作为的没牌照,帮人拿牌照都被做成了生意。
  由于中国移动的快速切入,三大运营商之间固网宽带格局也悄然发生了巨变,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因为感受到危机,也大招频出。整个中国的宽带运营市场就像鸭子游水,表面风轻云淡,水下暗流涌动,是时候来和大家一起梳理一下这个可以载入中国宽带发展史的一年。
  武昌城头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民主共和,中学生们都在这么念叨着。了解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武昌城头的炮并不是第一声,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一声,只是它被赋予了所谓的意义。
  工信部公布的《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就如同武昌城头的这一声炮,是屡次努力中的一次,机缘巧合起到了划时代的意义。
  所有层次宽带运营商的努力,都在用行动印证国家放开宽带运营市场的正确性,而方案本身放出的运营牌照,却如同武昌城头散去的硝烟,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不论是宽带头牌的三大运营商,还是刚刚拿到基础运营牌照的广电国网,以及更多的二三级运营商们,炮响了,你准备好走向胜利了吗?
  内容中心互联网的胜利
  社会主义传入中国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互联网进入中国也被人为造就了一张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
  拜数次莫名其妙的电信拆分所赐,中国的互联网是一张几乎以中国电信的163网为绝对中心的树状网,与国际互联网的局域中心的网状全连接结构完全不同。
  互联互通也罢,DCI互联也好,到现在都还没有能力从根本上撼动这张网络的基础架构。基于这样的一个技术现实,在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圈,有两个明显的技术流派:
  1)以IP地址为中心建设网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是这一流派的坚定支持者和坚决维护者,因为他们都在中国互联网的树形图上占据了相对核心的位置,短时间内不可撼动。
  2)以内容为中心建设网络。中国移动是这一流派苦涩的领导者,由于网络结构受限,IP对等互联无法实现,被逼走向一级运营商牌照二级运营商网络结构的建设路线。
  TCP/IP是互联网的运输队,内容则是互联网的生命。在并不遥远的5年之前,P2P分享占据着互联网近70%的内容数据流量。在这种体系结构下,互联结构上越靠近核心,用户越多,则拥有越大的资源优势,单纯的内容建设牵引还无从谈起。
  近5年中,无很好商业模式支撑的P2P分享式微,Web视频和音乐兴起,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一局面,一个不加干预的骨干城域网HTTP流量会超过60%。
  以CDN引入和Cache部署为中心的主被动内容建设成为了IP互联弱势运营商的救命稻草,包括中国移动、鹏博士、方正宽带、艾普和广电等运营商的网络都通过这一建设思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用户量也急剧膨胀,争夺用户的速度显然超越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
  同时,以蓝讯、网宿、快网、帝联和高升等为代表的CDN服务商,也因IP互联不佳和旺盛的Web内容分发需求赚得盆满钵满。
  从来没有最好的技术,只有最适用的技术。后进宽带运营商并不都是中国移动般的资金雄厚者,是互联网内容的改变驱动了这个神奇的过程。
  在这个阶段,内容中心互联网战胜了IP地址为中心的互联网。如同生物进化一般,你看或不看,他就在那里!
  可期待的三分天下
  截至到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有近3亿宽带用户,其中中国电信1.2亿、中国联通7000万、中国移动6000万,其余二三线运营商瓜分剩下的5000万用户。
  去年此时,不管是重视程度还是宣布的用户占有量以及IP互联网络结构上,中国移动还不能进入第一阵营,而现在显然已可以说三分天下有其一。
  通过消化吸收铁通用户与运维经验、坚定的内容为中心建设思想和持续的高投入,中国移动的固网已经牢牢占据了第三名的位置。
  2016年,中国移动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固网发展计划,以移动集团强悍的执行力,年底宽带用户数赶超中国联通应该是必然结果。
  于中国移动而言,宽带用户的增长也绝非坦途。内容互联网建设经常使用的是一个别样的二八定律,用20%的优势网络应用满足80%用户需求,最常见的是视频和软件下载,剩余的用户需求则会被弱化甚至放弃,比如交互式大型网络游戏。
  晋身三甲的中国移动,不再能随意放弃或忽略任何用户核心需求,而这类问题在铁通独立运营阶段都已经面对并解决过了。在网络进一步优化的征途上,能否进一步用好铁通的核心人员和技术积累是考验中国移动胸襟的一道坎。装维业务实在承载不了铁通兄弟们的雄心,骨干网才是他们的情怀所在。
  能否解决好游戏等实时交互业务质量,能否坚持进一步把内容下沉到最贴近用户第一跳的位置,是中国移动未来两年能否走出宽带价格战泥潭,打造高品质宽带所要解决的两个核心技术问题。
  面对蓬勃爆发的宽带市场和中国移动的挑战,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没闲着。
  光网提速、IPTV发力、固移捆绑和定向加速国际精品网等市场政策也是汹涌而至,技术上除了新建CN2和DCI互联等浩大工程之外,SDN和NFV等新技术也在不断实践之中。
  不过细心人会发现,在热闹背后IP地址为中心的思想还是没有被撼动,对内容特别是移动内容的重视和中国移动仍不在一个层次。
  BGP垄断这个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发展障碍,还是经常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拿来挥舞一下。似乎大家有了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惶恐,担心未来管道都没得做。剪线,剪线,剪广州城中村的线,剪互联互通NAP点的线,力争剪掉中国移动所有第三方出口的线。粗暴,霸气,有效!
  可是有没有冷静的想一想,剪掉的是别人的带宽,剪掉的也是自己的未来?这样下去,三年之后,如果中国移动坐拥中国最大的宽带和移动用户群,又有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内容资源,他也会剪你的线哦。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拥有中国最顶尖的网络资源和人才优势,顺应历史潮流,善用这些优势,强化与CP、CDN和其他二三级运营商的良好互动,才能在三足鼎立中立于不败。但如何即发挥IP互联的优势,又实现内容为王,这个度和路径需要集团的大神们去讨论。
  三国之外的世界
  谁是中国第四大运营商?似乎答案有很多个,广电国网、鹏博士、腾讯、赛尔等等。
  似乎大家都对这个名头有兴趣,又都坐不踏实。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三大运营商之外的世界,是多么多姿多彩。
  广电国网的目标明确而远大,只是整合的过程仍然漫长。先进省份,比如浙江、重庆、北京、山东、广东、陕西、湖北、湖南、新疆等,已经自成体系,足以和当地三大运营商一较高下,可几乎没有开展宽带业务的省份也大有人在。
  广电拥有无可匹敌的入户能力,遍布全国的传输,丰富的内容资源,任何时候都不容小觑。
  不论从全国传输市场、内容市场、数据分发市场切入,都有别人不可复制的优势,或许就是少个明白人吧。广电国网这个大火箭,一直在读秒准备发射,一直在读秒。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鹏博士、方正宽带依然延续了锐利的进取风格,通过兼并收购和自我发展,业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乃是八仙过海中游的最快的两仙了。
  艾普逐渐淡去了锋芒,还闹出了不少负面新闻,不知是不是收购后的宿命。到是世纪互联自身的宽带业务充分发挥自己的骨干网优势,在与其他二三级运营商联营联运的市场上走出不少出彩手笔,是少数申请到了牌照在认真经营的,相信未来两三年可以给集团的股价加分不少。
  赛尔依然是那么缓慢而沉着,在教育市场不仅面对三大运营商的竞争,一些其他的二级运营商也在打学校局部互联和联营联运的主意。终于,赛尔开始部署自己的CDN,这算是全网内容建设的开端,全局集中Cache应该也指日可待了,衷心祝愿赛尔的老师们可以走得更远。
 CDN们的梦想
  去年亚太CDN峰会上,迅雷CTO陈磊发表了一个关于CDN未来革命的演讲,在业内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陈磊的演讲与其说是在宣扬技术颠覆,还不如说是互联网厂商对第三方CDN服务商的宣言书。
  也恰恰就在过去的这一年中,国内CDN市场格局发生了很多激烈的变化。CDN服务价格在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厂商推动下,急剧下滑,CDN真正由技术派走向了资源派。
  甲方在某个方面的技术能力远超乙方,在这种情况下是无任何可能让甲方再为所谓的“技术”付出高额成本。
  这种用压倒性的技术优势增强议价能力的方式是互联网厂家常见的手段,经常看看“鹅厂往事”便可管中窥豹。
  不管是负载均衡厂商、云计算厂商还是众多网络安全厂商,莫不在互联网大厂商面前折戟沉沙,究其根本,都是技术倒挂引发的惨案。依靠租几个数据中心,架设几台squid就可以找CP赚大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作为互联网内容浪潮的推动者和积极参与者,CDN厂商从来都不缺乏对浪潮把握的敏感度。
  在过去一年中,网宿就参与了几乎所有省份宽带运营牌照的申请,试图为自己最后一公里内容下沉的社区云产品找到与二三级运营商的合作切入点。
  也许是站在CP角度思考问题太久,社区云的推进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在中小运营商市场中很少见到成功案例。
  任何公司都是有基因的,网宿的基因也许注定没有ISP成分,虽然领了最多的牌照。蓝讯则借助他的首鸣项目,坚定的走向骨干网互联的IX路线,试图打破国内互联互通的僵局。
  这一切都体现了CDN厂商互联和分发的梦想,至于大家能走多远,还有众多的政策和机遇变数在其中。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那?
  狼会不会来
  相较于工信部想帮忙洗白的民资小宽带商,三大运营商似乎更担心的是BAT们杀入宽带运营领域。
  业界不断有传闻,腾讯、阿里又买了多少公里光传输,又在做什么应用加速平台,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其实,大家应该坚信BAT们对业务边界的界定。他们所面对的互联网行业,相较于传统网络通信行业,有更多的诱惑,能走到今天说明他们对自己业务边界有清晰的认识和界定。
  由于DCI互联的兴起,站在CP角度建立自己遍布全国的IX,来推进自己网络降低成本、方便管理是可预期的。让他们去发展宽带接入用户,则看起来是大可不必。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说到BAT们话题的时候,一定有人心里在嘀咕Google Fiber项目,说你看谷歌干了。
  参考网上不多的资料,可以看出GoogleFiber项目使用的是一条2.5G上行链路复用给32个1G用户使用,双层VLAN隔离,PON千兆到桌面,物理硬件限速。整个技术路径上,除了给用户带宽较大之外,看不到什么显着的技术创新,而这个组网结构居然恰好就是国内小区宽带运营商最常用的组网结构。
  除了VR需要更大带宽的故事,实在找不到其他应用对带宽如此的需求。Youtube还给了一个10MByte的VR带宽需求,让很多准备讲VR故事的设备商大失所望。一个复用比大于12,没有现实业务需求的传统组网宽带,只是把沟挖的大了点,算不得狼吧?所以,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是不是狼还要看技术。
  走向精细化服务的骨干网
  随着中国电信CN2的成功部署和DCI互联的兴起,精细化服务的骨干网的重要性正在变得越来越突出。
  客货分离是中国铁路发展的里程碑,骨干网分离则会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里程碑之一。用途专一、带宽充足、到达能力强的骨干网会是未来5年内的紧俏资源。
  除去三大运营商所控制的的骨干网,广电、中信、揽信和游驰等所能提供的全国光传输也是这类网络服务有力的竞争者。
  有越来越多人看到了这一资源需求,正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在全国铺设光传输,预计都会在未来一到两年内陆续投入使用。
  在资源逐渐丰富情况下,如何将资源更进一步整合为卓越的服务能力会是摆在大家面前的最重要课题。SDN技术和DPI技术结合的SDN应用路由可以支持骨干网自动化精细调度,有希望在这个细分领域率先落地,成为SDN在中国的实践之一。
  NFV在二三线运营商的提前落地
  三大运营商已经纷纷开展vBRAS的评测工作,看起来热热闹闹,不过还一直没有商用局落地,一切都还是Toy级的实验室水平。
  NFV的技术方向大家都在讲,但是一级运营商一直缺乏对其规模实践的动力。NFV所体现的灵活性某种程度上是一级运营商所不需要的,比如一级运营商很少在一个地域的接入用户数从几十户起步。
  而一级运营商所强调的规模效益、交付密度、可管理性和电信级可靠性,则是一般NFV产品短时间内所不具备的,这些心魔是NFV在一级运营商推进的最大障碍。
  同时,传统设备商在BRAS等产品上攫取着巨大的采购和服务利润,他们并不愿意看到一个颠覆产品来替代过去的商业模式,他们的心态是NFV推进的隐忧,毕竟革自己的命很难。
  反观二三级运营商,成本压力大和用户分散是其运营常态,饥渴的寻找低成本替代方案是其技术部门每天所追求的最主要目标。
  一如历史上的几次工业革命,先进技术的推动者从来都不是过往处于霸主地位的群体,而是渴望超越的新兴力量。比如vBRAS产品,二三级运营商利用商业或开源产品部署的PPPoE拨号用户数,估计已经超过千万,其稳定性和灵活性已经得到充分证实。
  很多人觉得一级运营商在技术上和资源上相比二三级运营商具有压倒性优势,可是在NFV领域却体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现象,二三级运营商的积极探索显然超越了一级运营商。技术的反转必将带来市场反应,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内容分散与下沉
  前述的GoogleFiber也有超过12的复用比,因此骨干网复用这件事是共性问题,只有手段和比例上的差距。
  以IP地址为中心建设网络的思路往往会否认内容下沉的重要性,但是中国移动为代表的内容为中心互联网的成功实施已经充分证明了内容分散与下沉的重要性。网络重载内容的下沉,手段和度是最难把握的两个问题。
  CDN的思路是背靠CP,以CP视角分散热点内容到ISP的网络;Cache的思路则是背靠ISP,以用户视角抓取CP热点内容到ISP网络。
  无论CDN还是Cache,衡量一个内容集群的核心指标包括:回源带宽需求、输出带宽密度、用户访问质量和部署难度。抛开这些核心指标,谈论版权之类无聊问题,都是欺骗大众。
  一个低回源需求,高输出密度,部署容易,用户访问质量好的内容集群,符合CP、CDN、ISP所有人的利益,实际中如何追求指标中的均衡则需要很多经验。以往部署经验来看,用户规模超过100万用户的城域网,CDN的效率较高,反之则是Cache效率较高。这只是经验数据,非放之四海而皆准。
 留给我们的时间
  去年工信部文件发布后,受到鼓舞最大的是民间的小宽带运营商,以全国每天几十个的速度在急速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
  虽然绝大部分人迄今没有能拿到牌照,租赁牌照为生,也经历了诸如广州城中村剪线事件之类的不愉快,但大家毫无疑问都看到了运营宽带的曙光。
  中国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任何事彻底走向规范时候也是排他秩序建立之时,在秩序建立之前确立好自己的江湖地位就显得尤为重要。
  开拓驻地网、经营骨干网、包装特色宽带产品、打包IPTV,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个角度,中国移动、鹏博士、方正宽带、世纪互联们和众多的中小运营商没有什么不同。工信部的文件是打破已有平衡的一块石头,在走向新的稳定秩序之前,系统要经历一个震荡期,这个震荡期就是留给大家的时间。你不珍惜时光,时光也不曾回望你一眼。
  炮响了,你准备好走向胜利了吗?

最新评论

我要投稿 我要评论
限 50000 字节